人大监督为湘西民族医药发展保驾护航

作者:那萨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2日 来源:州人大办

  “赞成27票,反对0票,弃权0票,未按键1票,通过!”

 

  6月27日,湘西自治州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湘西州人民政府关于《州人大常委会关于检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医药苗医药保护条例>贯彻落实情况报告的审议意见》落实情况的报告。

 

  《条例》“歇凉”六年 执法检查发现问题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医药苗医药保护条例》自2009年7月1日开始施行。自《条例》施行以来,湘西州民族医药产业不仅没有达到预想的发展目标,甚至出现萎缩的趋势。《条例》没有执行到位,导致湘西州民族医药的发展止步不前,民间疑难杂症的专家没有行医从业资格,一些专长绝技得不到保护,甚至变成违法、非法行医。正是看到这一事关湘西民族医药发展的突出问题,州人大常委会将开展《条例》执法检查列入2015年工作要点安排,在2015年10月至12月期间,州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就条例的贯彻执行情况深入州、县(市)开展执法检查。检查中发现,湘西州民族医药的相关配套政策不到位,没有积极向国家、省级有关部门衔接争取,缺乏国家认可的民族医药从业准入制度和渠道,民族医药从业人员普遍老龄化,很多土家医苗医医术和医方濒临失传,湘西州民族医药事业发展在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份量不够,在民族医药发展、保护和重大项目建设方面的投入不足,民族医药临床应用、产业化研发工作力度不够。

 

  针对执法检查发现的问题,2015年12月28日,州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听取并审议了州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医药苗医药保护条例>贯彻实施情况的报告》。在审议发言中,州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直言不讳地提出了批评和建议。

 

  “六年多的时间《条例》摆着‘歇凉’。没有像样的规划,没有具体的细则,从业人员执业资格无法认证,民族医药的挖掘、收集整理不到位,管理监督体制不完善,体系标准化建设未出台相关政策,重点项目没有向上积极争取,民族医药产业化发展进程缓慢。”刘卫平委员毫不留情地批评道。

 

  何学智委员站在法律角度分析建议:“关于民族医药从业人员执业准入难的问题,根据《条例》第十条规定,没有取得执业医师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确有绝技绝活的,可以向县一级卫计局申请,由州卫计委组织考核确认,方可取得执业证书。从立法层面来看,《条例》得到省、州政策上的支持,但这一条款六年来都没有执行到位,法律已经授权但未实施。建议依《条例》内容通过制定地方政府规章,完善配套实施细则,由省人大代表团提出议案来推进《条例》实施。”

 

  针对执法检查中存在的问题,常委会秘书长彭继春、黄纯海委员也先后提出自己的意见……

 

  会后,州人大常委会对审议发言的意见建议进行了梳理,于2015年12月31日,向州人民政府下达了《州人大常委会关于检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医药苗医药保护条例>贯彻落实情况报告的审议意见》。审议意见在宣传、工作措施、人才培养、资金投入、管理体制、科技研发等六个方面提出了具体建议,要求州人民政府认真研究落实,并将落实情况送交州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征求意见后,于2016年6月下旬前向州人大常委会报告。

 

  督办审议意见 彰显保护成效

 

  《审议意见》下达后,州人大教科文卫委认真开展了跟踪督办工作。多次专门听取州计生委的工作汇报,并对进一步落实州人大常委会审议意见提出要求。

 

  州人民政府及其职能部门高度重视,逐条研究和落实,办理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

 

  ——加大宣传贯彻力度。2016年以来,在国家、省、州、县(市)新闻媒体、互联网上宣传报道湘西民族医药达30余次,特别是对我州首次开展民族医药从业人员资格考试、州内5项医药专长绝技获省首批中医药专长绝技项目的宣传报道引起省内外高度关注。

 

  ——加强工作措施。正式出台了《湘西自治州民族医药从业人员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民族医药从业人员准入条件。并采取“疗效评估+现场考核”的方式举行了首次民族医资格考试,报名参考196人,考试合格165人,对推动湘西民族医学事业健康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州卫计委会同湖北恩施州卫计委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积极申报,拟将土家医纳入执业医师考试范畴。民族医药收集整理、中药民族药资源普查工作正有序进行,民族医药保护工作已纳入州“十三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

 

  ——加大人才培养。依托州民族医药研究所、州民族中医院设立民族医药继续教育基地,举办了首次民族医药人员培训班,拟建立民族医药培训制度,开展师带徒传承工作,培养一批民族医药继承人。计划在吉大医学院开办民族医药方向的临床医学专科教育。

 

  ——加大资金、项目投入。州民族中医院建设被纳入国家重点民族医医院建设项目,总投入将达4个亿。从2016年起,州本级财政增加安排民族医药保护工作专项经费60万元。7个县级中医医院标准化建设项目正在建设之中。全州民族医药纳入“十三五”项目储备库资金达20亿元。

 

  ——完善标准管理体系。制定的土家医药标准已报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审核。目前,我州正草拟民族医药机构管理标准、医疗质量评价体系、药材质量标准等,制定民族医药诊疗科目名录及诊疗规范,制定统一收费标准,为纳入农合、医保报销范围奠定基础。

 

  ——加大研发力度。大力发展民族药种植产业,培植了一批中医药民族医药原料基地。以湘泉制药、本草制药为产业龙头,联合吉首大学、州民族医药研究所,以及州外中药民族药科研院校,合作开发土家药苗药资源,建立产学研于一体的科技合作长效机制,将民族医药健康养生产业纳入我州民族医药“十三五”规划内容。

 

  跟踪没有终点 仍需进一步完善

 

  6月上旬,州人民政府将《审议意见》落实情况的报告送交州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征求意见,教科文卫委员会根据办理工作的实际情况,在报告基础上形成了关于落实《州人大常委会关于检查<湘西自治州土家医药苗医药保护条例>贯彻落实情况报告的审议意见》的情况报告的审议意见。在审议意见中对州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这半年来的办理工作给予了高度肯定,同时指出了在土家医药苗医药研发队伍、传统资源挖掘整理、原药资源产业化发展上的不足,建议制定土家医药苗医药发展长远规划及短期目标,抓紧出台土家医药苗医药科研技术与成果推广、原药基地管理等相关办法,加大传统资源挖掘整理、科研能力提升和品牌创建力度,加大人才队伍建设、民族实用专业医技能力的培训和传承,尽快构建土家医药苗医药理论体系,加快推进土家医药苗医药产业化发展。

 

  6月27日,在州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上,州人民政府向州人大常委会报告了关于《州人大常委会关于检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医药苗医药保护条例>贯彻落实情况报告的审议意见》落实情况,州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纷纷发表意见。

 

  “要打造民族医药发展平台,充分利用自身资源,利用吉首大学医学院的平台,进行民族医药的挖掘、保护、传承,来推动湘西州民族医药的健康发展。”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凌频提出自己的看法。

 

  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小刚建议:“一是精准精确制度土家医药苗医药规划,完善相关支持政策;二是进一步做好土家医药苗医药挖掘、收集、整理工作;三是进一步建设土家医药苗医药科研人才队伍;四是进一步推进土家医药苗医药研究成果的应用和转化。”

 

  黄纯海委员发表意见:“要尽快建成师承带徒制度和院校培养机制,加快将民族医药纳入新农合、医保报销范围,尽快在诊疗技术规范上统一标准,从法律制度上规范行医行为,完善土家医药苗医药理论体系和配套机制。”

 

  “去年我提出的问题,今年州人民政府和州卫计委办理的非常好,在这里我要给他们点赞!特别是今年举行了首次民族医资格考试,让湘西州民族医药从业者可以正大光明的坐堂行医!”刘卫平委员由衷地说道。

 

  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武长最后强调:“民族医药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族文化的瑰宝。下一步工作仍需进一步完善,要推进民族医药和康养旅游相结合,民族医药和民族文化相结合,民族医药和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相结合,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会后请州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研究落实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的建议意见,教科文卫委员会继续跟踪督促。”

 

  人大的跟踪督办没有终点,湘西州民族医药的保护、传承和发展正在奋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