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没有英雄事”—— 追记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正喜(上)

作者:李再兴 那萨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来源:团结报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这行那行不如改革开放行,要感恩党、忠于党、永远跟党走……”2013年,李正喜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19岁入党,李正喜历任县委书记、副厅级干部,直至退休。2018年7月22日,85岁的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正喜走了,走得那样安详,那样无声无息……

 

  为官勤政、造福一方,退休不退志、勤学善用;生前多次嘱咐亲人,去世后丧事从简,不设灵堂,不进行遗体告别,不保留骨灰,由子女把骨灰洒向家乡的酉水河,以实际行动践行殡葬改革……李正喜用一生谱写出优秀共产党员的华丽篇章。可他却在生前所立的公证遗嘱中称自己:生平没有英雄事,岂作人间长者科。

 

  今年8月至10月,记者多次走访李正喜生前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记录下这位好干部生前令人难忘的点点滴滴,以及他平凡岁月里的不平凡人生。

 

 

 李正喜生前工作照

 

一定要把凤凰县经济搞上去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正喜担任凤凰县委书记期间,常带领干部下乡蹲点,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以推动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在一次到该县千工坪镇调研中,李正喜发现部分农民群众受平均主义的“大锅饭”观念影响,并未明白“包产到户”的实际内涵。“随后,李书记到处收集、整理政策资料,带领大家进村入户宣传讲解,以典型引路,很快就让‘包产到户’在凤凰落地开花。”州政协原副主席、时任凤凰县县长的吴官林回忆说,当时李正喜在全县带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搞改革,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一些家庭因此从千元户成了万元户,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尽管如此,当时凤凰县人均年收入仅67元,依旧是全省最穷的县。

 

  李正喜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凤凰县经济搞上去。

 

  “砍掉氮肥厂,创办烟厂!”吴官林回忆,当时凤凰县有个氮肥厂,一年要亏损80多万元,这成了凤凰县前进的沉重包袱。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李正喜经过多次调研并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会议,决定关停氮肥厂,依托凤凰山地多、生态好的县域实际,发展烟叶产业,开办烟厂。

 

  办烟厂不是小事,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当时,凤凰县财政举步维艰,有许多现实困难摆在眼前,一些干部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可李正喜早已铆足干劲。他多次到州里、省里争取政策、资金支持,协调配齐科技人员、卷烟设备……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凤凰县卷烟厂诞生了。紧接着,李正喜又在全县大力推广烤烟种植技术,发动全县人民风风火火大搞烤烟。

 

  农民大量种烟,收入增加了,烟草经济随之活跃,全县经济蒸蒸日上。

 

  为推进凤凰县改革开放,李正喜和吴官林等还搞起了轰动一时的“自费改革”。“当时,我们吃透了中央文件精神,在全县率先取消生猪派购和粮食统购统销,放开粮食和生猪销售价格,还和省内外一些地区做起了生意。”吴官林回忆说,随着全县各项改革顺利推进,短短数年,凤凰县财政收入一举破亿元,“和当年的长沙市、临澧县、益阳县、浏阳县并列,成了全省财政过亿元的五个县市之一。”

 

  “当时,有人认为凤凰县的改革‘违法违规’,但李正喜始终坚决拥护、支持和推进改革开放,他的许多观念和做法,在今天看来依然很先进。”吴官林颇有感触地说。

 

 

李正喜(左一)生前工作照

 

要守护好凤凰古城历史风貌

 

  随着凤凰县烟草经济的迅猛发展,群众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当时的凤凰古城掀起了一股“拆旧建新”风气。

 

  “大家口袋里有钱了,都想盖小洋楼。”吴官林回忆说,李正喜得知这一情况后,当即提出要守护好凤凰古城风貌,为子孙后代留住历史记忆和宝贵财富,并以县政府名义发布公告:保护古城,不许破坏!

 

  “随后,全县紧急叫停拆旧楼、建洋楼的行为,划定了古城保护区、沱江保护带和名人故居、祠堂庙宇保护点……”在吴官林看来,如果没有李正喜“踩的一脚刹车”,凤凰古城很可能就被毁了。

 

  “当时,县委、县政府每年还从财政中拿出100万元,对那些已破败或已用作工厂和民居的名胜古迹进行‘抢救性’修复,沈从文故居等一批重要的文物古迹就得到很好的修缮。”在吴官林心里,凤凰古城历史资源得到成功保护,李正喜功不可没。

 

  “大家称我为‘凤凰护城人’,实际上李正喜才是名副其实,他敬畏历史、传承文化、热爱凤凰,才保住了凤凰这一许多人‘梦里的故乡’。再加上历届凤凰县委、县政府的持续守护,才有了今天名满天下的美丽凤凰。”吴官林动情地说。

 

 

李正喜生前遗物,全是书和学习笔记

 

要学以致用,才能做一名合格党员

 

  “李正喜的报告和讲话稿都是自己写的,他从不当‘甩手掌柜’和‘传声筒’。”州政协原副主席吴池莲曾和李正喜共过事。她回忆说,有一次,为制定好凤凰县经济翻番规划,李正喜深入基层、靠前协调、集思广益,实打实搞出了一份以发展旅游为主导的规划。“后来,李正喜担任州委常委、州委组织部部长,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对工作落实过程中的决策部署、关键环节,都时刻放在心上,抓在手上,务求实效。”吴池莲回忆说。

 

  “这是我爸爸的遗物,全是书和学习笔记。”李正喜去世前,一直和小儿子李建军生活在一起。他生前的卧室空间不大且很简陋,一个老式木柜中,摆满了《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及《辞海》《古文观止》《容斋随笔》等各类书籍。记者随手一番,每本书都有李正喜学习批注的痕迹。

 

  “无论是在职还是退休,李正喜都非常热爱学习。毛主席的诗词,他能背诵100多首。”吴池莲说,李正喜文凭虽不高,但“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是很多人难以企及的。记者在李建军家里发现,李正喜生前自己所做的剪报本、读书笔记等足足30多本。

 

  “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后,李正喜认真学习领会大会精神,查资料、做笔记,还给很多退休干部宣讲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武长告诉记者,去年底,州人大常委会机关党委组织学习十九大精神知识测试,李正喜考了95分,今年6月,李正喜获评州人大常委会机关“优秀党员”称号,“一直到去世前,李正喜都在坚持读书看报……”(责任编辑:那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