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老一生遗物少”—— 追记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正喜(中)

作者:李再兴 那萨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9日 来源:团结报

 

李正喜及其妻子肖骏彬生前所立遗嘱

  

    一套不到100平米的老房子、两个摆满数百本书籍的木柜、三张多处破皮的老式沙发、四台听坏了的收音机、数盆普通兰花……这些是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正喜及其妻子肖骏彬留给儿女们的“遗产”。

 

  2013年4月16日,两位老人曾到湘西州乾城公证处,立下了这样一份公证遗嘱:双老一生遗物少,绝不因此互争吵;手足之情不能忘,姐弟四人均分好……

 

  2018年3月9日,88岁的肖骏彬老人走了;7月22日,85岁的李正喜也走了。

 

  “李正喜是个‘月光族’,他的钱大部分都送给乡里那些贫困群众了。他走之后,我和他的孩子们清理他的遗物,他存折上仅有17块钱……”说这话时,州政协原副主席吴池莲眼含热泪。

 

 

李正喜(第三排中)生前照片

 

“党员是为人民服务的,干部不能以权谋私!”

 

  武陵山腹地的古丈县古阳镇坳家湖村,是李正喜的出生地,那里有他的父老乡亲和童年记忆。

 

  古阳镇有个美丽湖泊——栖凤湖,每年夏日,湖面碧波荡漾,水鸟嬉戏追逐,胜似瑶池。

 

  李正喜很喜欢莲花。他常说,每一名共产党人都要学习莲花的精神,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自18岁参加工作起,李正喜一直在凤凰县和吉首市工作,很少回坳家湖村。

 

  村里人都知道,李正喜当了“大官”。于是,有些乡亲想“走后门”找李正喜“办点事”,都被他坚决回绝了。

 

  看李正喜如此固执,乡亲们又找到其弟弟李正廷、李玉贤“帮忙”,可两个弟弟照样吃了“闭门羹”。

 

  得知李正喜“荤腥不沾、油盐不进”,乡亲们也渐渐打消了找李正喜“办事”的念头,两个弟弟则对他“意见很大”。“我当时在古丈县城的一个厂里上班,后来工厂效益不好,要裁员,我就找到哥哥,想请他帮忙把我留在厂里。他不但不帮忙,还动员我回农村去!”李正廷说,为这事,他甚至“赌气”多年不和哥哥来往。

 

  “我哥曾对我们说,作为一名党员,他是为大多数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作为一名干部,他更不能以权谋私!”李玉贤告诉记者,哥哥在城里当官,弟弟们则一直在乡下当农民。“但从未恨过他,他党性强,作风正派,我们也为此感到自豪!”

 

  尽管没为乡亲们和两个弟弟“办事”,但李正喜心里始终记挂着家乡的贫困群众。

 

  “我父亲认为他在职的时候‘亏欠’家乡父老乡亲太多太多了,想退休后好好‘弥补’他们。”大儿子李柏生回忆说,只要一发工资,他父亲就会把钱取出,悄悄托人送给坳家湖村或其他村里的贫困群众。

 

 

李正喜退休后仍不忘初心,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人活在世上只为自己和家人,就太没意义了!”

 

  “好干部,心不亏,志不倒,干事要干好,不能光想着让自己和家人过得好……”这是李正喜于1980年写在日记本里的话。

 

  生活中,李正喜对自己很“抠门”,一件衣服能穿几年,一双皮鞋破了修好再穿;可对于给灾区捐款、救助残障儿童、捐资助学等,他却毫不犹豫、慷慨解囊。

 

  对于4个子女,无论是当年找工作,还是下岗创业,全任凭他们自己去闯,作为父亲的李正喜从不搞特殊,没有给任何单位任何一个人打过一声招呼。

 

  “我父亲常说,在党的领导下,我们有饭吃有衣穿,工作的事要靠自己的本事。”当年,大女儿李清萍是凭着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审计部门的。二女儿李景元当时取得电影放映员资格证后,一直在州电影服务中心工作,也曾想求父亲帮忙调动调动,“但我知道父亲肯定会拒绝,所以一直没开口。”

 

  “从小,我父亲就告诉我,要自食其力、自立自强。”李柏生及其妻子曾在州内一家企业工作,后企业改制,两人都下岗了。熟知父亲性格的李柏生,也没去找父亲“借光”,而是选择了自力更生,工地搬砖、城里卖包子、洗车……苦活累活都干遍了。

 

  “大学毕业那年,我对分配的工作不太满意,想到好一点的机关单位工作,但父亲坚决不让,更不愿意让我‘沾光’。”小儿子李建军说。

 

  子女尚且如此,侄子侄女等亲戚也是“同等待遇”。他们各自打拼生活,没有一个人靠李正喜“吃上公家饭”。

 

  作为父亲,家人亲戚工作上不帮忙就算了,但结婚时不发请帖不出席婚礼,却曾让子女们很是想不通。

 

  李建军告诉记者,他作为家里幺儿,当年结婚时希望父母多发一点请帖,“说难听点,我送出了很多‘人情’,也希望能多收点礼回来。”但他父亲当即就拒绝了说“你大姐二姐大哥结婚时,我都没发请帖,你结婚也一样!”李正喜说到做到,果然一张请帖也没有发,甚至李建军结婚当天,他连婚礼现场都没去……

 

 

李正喜(第一排右一)生前和家人合照

 

“党员干部要管好家人、处好家事、培育好家风!”

 

  “我母亲比我父亲大3岁,他们结婚60多年来,始终相敬如宾、同心同德、风雨同舟。”李清萍看着父母生前的合影哽咽不已。

 

  李清萍说,父亲为她取名“清萍”,实则是告诉全家人,要守住清贫、甘于清贫,才能心底无私、包容大爱。“他们二老‘钻石婚’纪念日当天,我父亲写诗赞赏我母亲:同甘共苦情相依,勤俭持家贤内助。”李清萍含泪回忆说。

 

  “我父亲对我母亲情深意重。”李建军说,母亲去世后,有一次,小区院里的一位阿姨看到父亲独自一人散步,就问母亲去哪里了,父亲居然回答说肖大姐身体不好,在家休息!“我们明白,在父亲心中,母亲一直还活着!”话毕,李建军眼泪夺眶而出。

 

  “父母没留下多少物质财富,但正直做人、勤劳节俭、忠厚善良的清廉家风,是我们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宝藏!”李景元告诉记者,在父母的影响下,他们姐弟四人的家庭虽不太富裕,但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与人为善,孝顺老人,从不抱怨。

 

  2012年4月,儿女们载着李正喜和肖骏彬一起参观矮寨大桥,二老兴奋不已;2017年9月20日,儿女们陪着二老在家收看了湘西建州60周年州庆盛况,他们看到了一个从贫瘠走向富裕、从封闭走向开放,人民群众生活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并向全面小康迈进的湘西。

 

  “我希望湘西州快速发展起来,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李正喜最初的心愿,正在一天天变成现实……(责任编辑:那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