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长妈妈家访记系列报道】高望界的冬天

作者:梁浩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2日 来源:州人大办

  古丈县高望界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高林密,古木参天,万树峥嵘,风景独秀,在自然保护区内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村落,“芭蕉冲”便是这深山老林中的一个自然村寨,在旁人眼里这只是一个极普通的土家山寨,但在孤儿向广林的眼里却充满了依恋,她家就在这个普通的土家寨落里,那里有她日夜牵挂的奶奶。    

  向广林半岁丧母,两岁时父亲失踪,至今杳无音讯,她的童年充满了对父亲的牵挂,她和大她四岁的哥哥同奶奶相依为命,风里雨里,祖孙仨就这样过来了。 


  彭武长(左一)一行人围坐在向广林家中的火塘边,与小广林的奶奶亲切交谈。 


  12月4日,奶奶想都没有想到会来一个“大官”看她。她说:“我一辈子都少出山,场都很少赶,我哪里想到会来‘大官’。”——在老人眼里公务员都是官。这个官就是湘西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武长。老人说,这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 

  州慈爱园园长张薇今年的计划是对所有慈爱园学生都进行至少一次家访,并且已经走访了好些学生家,园里的孩子们都亲切地叫张薇“园长妈妈”。得知张薇要去高望界走访向广林家,彭武长坚持要去,他说他有责任,因为他是州慈善总会会长。“芭蕉冲”离吉首近百公里,山高林密,道路崎岖,山里的冬日来得特别早,冬月尚差两天,寒风夹着丝丝冷雨扑打在人的脸上,让人不由得激起一阵阵哆嗦。 

  我们到达向广林家时,广林家火塘里火烧得正旺,这栋山林深处的木屋里,火光熠熠,树枝在火塘里快乐地燃烧着,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湘西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州慈善总会会长彭武长,湘西州民政局副局长、州慈善总会秘书长罗贤兵,湘西州慈爱园园长张薇等一行人正围坐在向广林家中的火塘边,与小广林的奶奶交谈。 

  在问及老人家身体状况时,广林奶奶不无担忧地说:“唉,我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讲不清楚哪天突然就走了啊。” 

  “奶奶,你不能走啊,你走了,过年我们回哪里去呢?”听到这话,十一岁的向广林拉着奶奶的手,急切而又伤心,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和害怕,一种深埋已久的无助与恐慌情不自禁的从眉宇间流露出来。    

  兄妹二人打小就由奶奶带着,随着奶奶一起在这深山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广林奶奶说:“一颗露水养一把草,山里的日子苦是苦些,但好歹这两个孩子总算也长这么大了。”深山密林的自然造就了这对孤稚的率性与天真。 

  “奶奶不得走,奶奶舍不得你,你要在行(懂事)。”广林奶奶边说边往火塘里添了几根干柴,火烧得愈发旺了,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庞。 

  “园长妈妈帮着管两个孙儿,很好吧?”彭武长侧身向着广林奶奶,亲切地问道。 

  “园长妈妈和(园里的)叔叔阿姨们好,他们(兄妹)长大了,党和政府的政策好,他们才得读书,我老人家盘不起他们读啊!”奶奶的声音有点哽咽。 

  “那是的,现在他俩兄妹读书你不用管了,都很在行,佳辉明年初中就毕业了,可以学门技术去。”彭武长说。 

  “有些什么技术呢?”奶奶问。 

  “我们在广州、长沙、吉首联系了多所学校,技术门类比较多,有修车的、有造车的、有搞园林绿化的、养宠物的……根据爱好,自主选择,学好了还可以安排就业。”彭武长接话。 

   “妹妹的成绩很好,今后有望考所好的大学,哥哥成绩一般,他想去广州学技术。” 张薇笑着插言道。 

  “那好,那好,要听园长妈妈的话,要听叔叔阿姨的话,要在行。”老人家的话一字一句,激动地微微有些颤抖。 

  “现在园里都管理得好,你老人家放心。”老人家的耳朵有点背,彭武长大声的说道。 

  “放心!孩子交给你们我放心。”奶奶连连说。   

  谈起小广林的身世,奶奶说:“她小时没有母乳,家里又穷,只能买便宜的奶粉,喝什么吐什么,吐出来的东西都是白的。一岁多了,头发都没长出几根,还是黄的,个头特别小,旁人称之为‘芭茅老鼠’,她二姑都担心养不活。”而现在,广林活脱脱的一个阳光少女了。广林上面还有一个比她大四岁的哥哥——向佳辉。这个苦寒出身的少年,在爱的阳光雨露下成长,短短三年的时间就由一个“小萝卜头”一下子蹿成一米七二的大小伙子。 

  张薇说,“佳辉刚入园那会,调皮得很,现在懂事了,晓得照顾妹妹。” 

  奶奶71岁了,腿脚不便,还有轻度的脑梗。广林的家出门即是山,老人家平时的活动半径最多在以家为圆心的二三十米范围内,山里人永远也闲不住,她还房前屋后拣了些稍平整的土地种了些时令小菜等作物。虽已入冬,但菜园里的白菜、大蒜、萝卜、油菜等翠绿油亮,与高望界大山里的绿色植被浑然一体。 

  奶奶非要留大家吃中饭,知道大家今天要来,老早就杀了一只鸡准备着。佳辉背了一个小背篓和广林去菜园子摘菜。山路湿滑,大家都很小心地走着,佳辉兄妹自小在这环境长大,几下子就蹿出去老远,等大家赶到菜园时,小背篓里已装满了割好的几兜大白菜。

  临出门时,奶奶拉着兄妹俩的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听园长妈妈的话,要在行。老人一个人站在木屋的屋檐下,同我们挥手作别,久久没有进到屋里。 

  行到高远处,看山里雨雾迷蒙,奶奶的身影渐渐模糊,冬景虽有些许萧索,但群山苍莽,推绿拥翠。置身在高望界绿色的林海里,浓酽的绿色使人心驰,流动的气韵让人神往,特别是森林释放出的那种无穷无尽、充沛旺盛的生命力令人震惊。冬天到了,春天想是不远了吧。